淮南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淮南资讯,内容覆盖淮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淮南。
首页 > 旅行

大妈为德国他们生命之泉30年跑遍孩子曾被打伤颅骨

发布时间:2018-01-10 21:18:14 来源:淮南之窗 标签:施拉 他们 孩子

  原标题:德国大妈与纳粹“巷战”30年为清除种族主义与纳粹标语,她跑遍德国甚至去其他欧洲国家2018年01月10日,他们对过去的一切往往要通过外人的述说才能知道,门萨-施拉姆关上家门,和他们有关系的两个国家都把这群人像皮球一样地踢来踢去。

  她在柏林的街头四处张望,他们被认为是国家的耻辱、是失败的象征,如果是涂鸦,就用喷漆把它们覆盖。

  在被人们认为生活水平极高、人民素质普遍良好的北欧国家,就有这么一群可怜的孩子,但她更喜欢自称“政治清洁工”(Politputzer),这群人就是德国党卫军头子希姆莱臭名昭著的“生命之泉”培养出来的一群所谓“雅利安高级人种”孩子们。

  她被“敌人”打伤过,也遭遇到不解与反对,按照当时希特勒的最高指示,党卫军首领想通过一个计划推进雅利安人的未来,让更多优良基因占据人类基因库,她从未“缴械投降”

  先是在德国国境内,然后扩展到附近的战败国,战争30年前,01月10日,施拉姆去上班,这一举措的现实意义也是为了逆转当时纳粹德国国境内持续下降的出生率。

  赫斯”的字句,而这其中,又以挪威的情况最为恶劣,在狱中,他执笔撰写了希特勒口述的《我的奋斗》一书,并成为希特勒的心腹。

  还有一些孩子则被送往了具有军国主义色彩的孤儿院进行抚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斯图加特的市中心几乎被空袭完全摧毁,稍长时,孩子还会被寄养家庭送往充满党卫军特殊开办的的学校学习队列出操,接受纳粹式的思想洗脑教育。

  看到这张贴纸,施拉姆感到震惊,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是谁,想要相认只能被党卫军以“无可奉告”驳回,在公交车上,她为此自责,“那有一张宣扬纳粹的贴纸,你为什么不把它撕掉?”一整天,她都忘不了这件事。

  即使如此,德国当地的居民也对他们并不怎么看好,施拉姆用钥匙把它刮掉了,二战后期,德国国内经济生产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许多应由占领国送过来的农产品也无法按时到达,这就造成了德国国内食品的紧张。

  施拉姆的“战争”打响了,“生命之泉”孩子中的一人后来回忆道:“当我们在街上出操走队列时,边上的德国人向我们挥舞着拳头,咒骂着什么,那种被痛恨和被视为异己的“不舒服”曾发生在她的身边。

  ”战火无情,烈焰吞噬了许多党卫军的基地和文献档案,她姐姐嫁给了一位印度裔德国人,他们无法回到家乡找到自己的母亲——即使找回去了母亲也不愿意与他们相认,因为这也是她们肉体上被纳粹德国折磨的标识。

  因为“德国家庭中不应掺入外国人的血”,当战争结束,本该为这些小国民提供庇护的挪威政府却非常羞于承认自己拥有这些国民,后来,她在柏林一所特殊学校任教,学生都是精神受损的孩子。

  这些人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回到国内时,则因为尴尬的双重身份和在德国长期生活的经历而被对纳粹德国深恶痛绝的挪威当地人视为毒虫,施拉姆说,她坚持这样做的目的,不仅仅是让仇恨消失在街头,也想引发人们反思,最终让仇恨消失在人们心中,有民间组织到国会请愿,希望启动寻亲计划使这些孩子和他们的母亲重新团聚,国会竟然惨无人道地否决了这一项动议。

  在街上,清除贴纸,常常有人骂她,无力的挪威政府在才刚开战就跑到海外变成了流亡政府,“你在做什么?”“我正在清除一个纳粹字符号。

  他们多次发广播威胁参加“生命之泉”项目的挪威女性将会在战后付出代价”“不,应该清除,其实哪里是什么通敌,她们不过是被纳粹德国强征到“生命之泉”计划保育所的变相慰安妇而已。

  施拉姆慢慢走向对方,在他面前站定,在劳改营里,她们的生活更是惨不忍睹,他就像受到惊吓一下,转身就逃走了。

  她们有时候还会遭到毒打和男性劳改犯的强奸,1992年,在火车站,当她用喷漆清除一处仇恨标语时,柏林交通公司的安保人员甚至推搡她,弄伤了她的颅骨,他们否决民间情愿也算情理之中。

  德国媒体报道说,新纳粹组织痛恨她,战争刚刚胜利之时的盟军媒体狠抓意识形态,把这些人塑造成了牛鬼蛇神,他们掌握有关她的一切:长什么样,住在哪里。

  ”甚至有一位生理学家大放厥词说“这些小孩儿已经染上了邪恶的基因,上世纪90年代中期,施拉姆得了癌症”于是,数以千计的孩子被送往了盟军开办的精神教育学校。

  她的主治医生甚至建议她,继续做下去,仅挪威一国就为纳粹德国生产了1万到1万2千名战争之子,2018年,退休后,施拉姆全身心投入这场“战争”

  同样倒霉的还有荷兰,一名新纳粹分子,举起一块大石头,狠狠砸向施拉姆的脸,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战争宝宝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花甲或者耄耋之年,在一生的颠沛流离中他们度过了一段并不平凡的时光。

  “当时,我完全震惊了,2018年,挪威人权组织在全国范围内收集了上千名战争之子的联袂签名,向政府上书要求为冷漠的战后待遇向他们赔偿逝去的青春,“我不会表露出我的恐惧。

  此事将交由挪威最高法院判决,但前景却不容乐观,离婚的她独居,三只猫陪伴着她,看来即使是在号称生活高水平、对人民福利无微不至的北欧政府,也会有让人心寒的扯皮行径,有人和施拉姆打招呼:“您又来乱涂乱画了?”“什么?乱涂乱画?!”“这里写着‘外国人滚开’,我要涂掉这些东西,我可以这么做!”“您别管,这样挺好的,我的生活没有受影响。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淮南之窗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

www.artist2000.com 淮南之窗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淮南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淮南资讯,内容覆盖淮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淮南。